關於部落格
  • 706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不過倔強(上)(黎鳳H)

  他們兩個都不明白發生了什麼,如今這個場景是他們永遠都不曾想過的──就算有,也不該是對方──就算因為微醺的他們因為酒精的作用而造成現在擁抱的場面,猛然清醒的他們也應該馬上放開彼此,然後很有默契的對彼此說:「不過是醉了。」這才是身為朋友應該有的舉動不是嗎?   可是他不想放,反而越形放肆的收緊雙臂,直到那人的胸口貼著他的,以及那淡雅的髮香在他鼻子,同樣熾熱的體溫隔著衣服傳到他的皮膚。黎深不知道現在的鳳珠在想什麼,也不想去猜,他只是看著如此接近的兩人,驚覺自己顫抖的手竟然有種獵物到手的興奮雀躍之感,不明白自己究竟是怎麼樣的想法。   鳳珠沒有掙扎,只是任著黎深擁著,平時思考極為敏捷的他難得腦中一片空白。他可以清楚的感受到,黎深不僅用強勢的手臂用力的圈住自己,還用手掌托著自己的腰身盡可能的增大接觸面積……黎深呼吸時微微起伏的胸緊緊貼著自己,他的氣息規律性的噴在自己的耳根……他這才發現原來他們的雙頰也是貼在一起的!耳根上濕熱的氣息讓鳳珠不由得熱了雙頰,微癢的感覺使他全身打顫,有點想逃離這種窘況,卻又捨不得推開這個霸道擁著他的人,直到──他感覺到黎深的鼻子碰到自己的耳朵,輕輕的摩擦著,鼻息灌進鳳珠的耳朵裡。   「……!!」被這個舉動嚇到,鳳珠下意識要推開黎深,黎深只是皺了皺眉,用力的一手抓住鳳珠的腰帶,一手壓著他不算寬厚的肩頭,不讓懷中的人離開。在鳳珠楞住的一瞬間,又回覆了剛剛擁抱的動作。而這次又更放肆的磨蹭著美人細嫩的皮膚,低頭在他的頸項吐氣,惹的鳳珠又是一陣顫抖。   ────可惡……一定是醉得很嚴重。   鳳珠這麼想著,否則他怎麼會因黎深而臉紅心跳不止……而黎深也清楚自己抱的是誰,脾氣暴躁得跟美麗不可方物的外表完全不相符合的那個鳳珠,那個認識了好幾年的……朋友。   ────好吧,其實鳳珠的脾氣不能說是暴躁,只是因為他的性子太過正直罷了。從認識的第一天開始,就很清楚這個人是怎麼樣的個性了,只要克服得了那張臉,其實他是很好懂的一個人……某些方面來講,他與百合很像。   黎深很怕對悠舜做出過份的事情以致於悠舜離他遠去,對鳳珠,卻總是卡在中間不上不下的感覺,有時故意說出很過分的話,有時又刻意的想幫鳳珠做些什麼,這代表了鳳珠對他有著不同的意義嗎?就算如此,但那又是足以構成現在擁抱他的因素嗎?   黎深輕輕的晃了下頭腦,卻仍依戀著這種肢體接觸的感覺──這讓他莫名的感到滿足。   鳳珠在黎深的懷裡,想起了這個人,其實他做的很多事情都對自己很不公平呢,光是他老是拿自己的臉開玩笑這點鳳珠不曉得為之哭了幾次……對,就算經過了那麼多年,他還是會想起當初因為看過他的臉而無法考上國試的那些人,雖然現在已經可以稍微釋懷了,但黎深尖銳的話語總是毫不留情的刺進他最深最軟的心底。   好幾次他想要離開黎深,卻始終沒能走成,在姮娥樓那次是百合將他拉回來(雖然那次哭得最慘)但是後來,又是什麼力量讓他一直留在黎深身邊,成為大家眼中的「朋友」?明明這個可惡的男人對他說了那麼多過份的話,他也學會毫不心軟的回嘴了,但他們還是可以維持著增一分則太多,減一分則不足的朋友關係,明明上一秒還在激烈爭吵,下一秒又可以心平氣和的一同喝茶,這真的是太奇怪了。   第一次與黎深有這種程度的肢體接觸,鳳珠只覺得窘得不知如何是好,但是沒有任何一絲的反感……他以為兩個男人如此距離,一定會感到作嘔,事實上對方強烈的存在感讓他無法形容的心安。   ────若現在相擁的對象不是黎深,而是悠舜的話……不知道會不會有同樣的感覺?   思緒轉了幾圈,鳳珠又把注意力放回他倆的姿勢,他們兩個的體溫都高得驚人,他聞到了淡淡的酒味,這才想起,也許黎深是醉了,醉得分不清楚現在他抱的人是誰,否則……他怎麼會這麼強勢的連放都不放?   想到這裡,有股複雜的情緒湧上心頭,明明是鬆了口氣但又有種無法言喻的失落,苦澀得令人不禁皺眉……鳳珠再次嘗試推開黎深,他仍然不放,他倆的眼神交會,鳳珠看到黎深的表情非常不滿(雖然他時常露出這種表情,但這時看到卻有種格外不解的感覺)鳳珠絕美的臉龐有些微動搖,還沒來得及表達自己的想法,黎深不同於平常的暗啞聲音就搶先了一步:「……做什麼?」   「……你…,」鳳珠頓時語塞「你…你才想要做什麼?不要借酒裝瘋,看清楚我是誰好不好!」   「我知道……」眼角餘光看到鳳珠紅起來的耳朵,在背後的光線照射之下,竟顯得透明起來,忍不住張口含住那小巧的耳珠。   「啊……」一種濕軟的感覺忽然之間覆上自己脆弱的耳垂,他嚇得驚呼一聲,一向美好的嗓音,在此刻竟有格外不同的韻味……黎深在聽到這個不算大的聲音之後,忽然覺得有些什麼平常認為理所當然的東西開始崩落,然後就這樣再也無法回去原本的樣子了。   他像是發了瘋般不斷舔舐那溫度稍低的耳垂,鳳珠難受的想偏頭逃開,卻被他的手用力扳回,那種不容拒絕的高傲氣勢十分難得的,不讓人感到氣憤,更多的是不知所措的羞卻。   漸漸的,黎深感到光是這樣還不夠,他想要更多……更多……原本托著鳳珠腰部的手開始在背部緩慢遊走著,手指撫過留下的餘韻,企圖勾起那人更多不曾有過的火熱……發現黎深不規矩的手,鳳珠的反應不是反身拍掉,而是腦袋瞬間的空白!見到他沒有反抗,黎深毫不思考的將手往下……順著線條細緻、沒有多餘贅肉的腰身向下,然後停佇、仔細的感受著其緊實的手感……   「黎深夠了,不要再玩了!」擁有傾國美貌的人終於了解他在索求些什麼,即便剛剛還有些疑惑,但經過這一個動作,他很明白再繼續下去,會發生些什麼事,他不能讓那種事情發生!   「……玩?」把鳳珠的身子按到身後的桌子上,肩膀用力一壓,鳳珠的上半身完全躺在桌子上,原本桌上的東西都因為這個動作而摔落地上,易碎的茶具就此報廢。黎深雙手撐在鳳珠頭的兩側,居高臨下的睨視著如寶石般透明亮澤的美眸:「我倒是認為我很認真……」   「你真的知道你現在在做什麼嗎?!百合她……」   話還沒說完,黎深冷然的聲音硬是打斷:「你還對她念念不忘是嗎?」   「什麼念念不忘,百合是你的夫人,你放著夫人不管跟以前追求過她的人亂來,這算什麼?!」   黎深的眉頭鎖得更緊了「……不管是你還是她,都不能命令我,我想要做什麼就做什麼,不容你拒絕!」   「什麼叫做要做什麼就做什麼?!黎深,你有沒有看清楚現在的情況,現在在你面前的不是百合,甚至連女人都不是,他只是個男人,你的『朋友』,你……你真的沒想過後果嗎?」   壓在鳳珠身上的那人沉默了一會兒,然後才吶吶的開口:「你會離開嗎?」   「說……說不定。」斂下眼簾,鳳珠不是那麼確定的說道,對於說謊或是給不確定的答案從來不是他鳳珠會做的事情,所以現在顯得十分生澀。黎深也明瞭他不擅長此二事,本想問出口,但最後只有在心中默默說了:「你是在說謊吧……?」   黎深並不想罷休,他知道自己內心深處有個從來不被自己注意的角落──甚至沒有任何人注意到──就在這個晚上因為酒精催發了……   明明是個高傲不輸給自己的人,但在他一點也不客氣的舉動下,竟然都沒有走開,無論他們之間鬧得多僵,吵得多大,這個人始終沒有掉頭走開。不知不覺中,他開始依賴起這樣的他,喜歡故意惹怒這個人,喜歡看這個冷靜的人為了自己發脾氣,喜歡這個雖然氣到不行但還是願意待在他身邊的人,他到今天才發現,原來身邊還有這麼樣的一個人,怎麼樣都不會離開,像是完全的認同般的一個,重要的存在。   右手覆上鳳珠的臉頰,輕輕的撫摸著:「可是我很想要啊……」   鳳珠從剛才就紅透的臉頰因為他的話語更加滾燙:「你要我就一定得給嗎?別開玩笑了,走開!」   「不要……」   「……你不要太過分了,我不是推不開你,要比力氣我不會輸你的!」   「你可以但是你沒做,這代表你也有所期待吧?而且剛剛的感覺明明很好。」   「誰…誰感覺很好了,」鳳珠坐起身想擺脫被黎深控制住的情況,卻沒發現自己酡紅的臉加上有些遲疑的語氣,聽起來一點說服力都沒有,反而帶點彆扭的可愛。   「分明就陶醉得忍不住發出聲音……¬」伸出手,輕輕捏著鳳珠敏感的耳垂「這裡……很有感覺呢……」   「不管是誰,耳朵忽然被舔,都會嚇一跳好不好。」撇開黎深的手,鳳珠扭頭刻意逃避黎深的目光,但兩人的距離還是十分的短,心裡的防線慢慢的開始脆弱起來……   「…………」   兩人都沉默了一陣子,黎深炯炯的雙眼凝視鳳珠仍然無懈可擊的側臉,心裡雜亂的心緒此時已臻清晰,他明白眼前這個人對自己的影響,也清楚自己想要什麼──從來沒有一次比這個還要清楚了。   「真的不要?」   水靈的眼睛快速的瞟了那人一下,然後像是下定決心般,有些困難的說:「不要……」   「無論如何都不要?」靠近……   「……不要…………」   「因為是我,所以不要?」再靠近……   「…………………」羞紅著雙頰,輕輕的搖了搖頭。   「很好……」黎深似乎得到了他一直想要知道的事情,不再追問,毅然決然的轉過身就要往外走,正當鳳珠鬆了一口氣之時,黎深又拋出一句饒富意味的話:「不過別忘了,我可是紅黎深。」   僅是簡單的一句話,又成功的撥亂了鳳珠的心弦,看黎深離去的背影,他懊惱的扶著烘脹脹的頭,嘴底帶著一絲淒美的苦笑。   ────因為是紅黎深,所以想要的東西不會放手嗎……是這個意思嗎?   ────不過……太危險了,如果他再繼續追問下去,說不定……我就……………   一個人的思緒清晰了,另一個人卻開始混亂了……又或許,他知道答案,卻始終不敢去相信………… ~~~~~~~~~~~~~~   「……最後,寶庫那邊剛剛我已經去清點過了,鑰匙在這裡。」景侍郎報告完今天的工作內容,將設計精良的鑰匙交給眼睛盯著文件、頭抬也不抬的面具上司,後者只是稍稍點了點頭,模糊的聲音從面具後面傳了出來:「剩下的交給我,你們可以回去了。」   「……………」景侍郎只是站在原地,似乎沒有離開的意思,鳳珠注意到了,聲音平淡的說:「怎麼,想在戶部住下嗎?趕快回家去。」   「鳳珠,這幾天你有點不太尋常,」景侍郎雖然平常和藹可親、平易近人,但是嚴肅起來也是挺不容小覷的「以前鎖門不都是我們幾個屬下的工作麼,最近怎麼身為上司的你搶著跟我們負責?難道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得處理,需要留下來繼續工作?」   鳳珠終於抬起頭,才發現景侍郎目光炯炯的直視著他,下意識的躲避眼光,輕描淡寫的說:「……沒有。」   「那是怎麼了?」   「……這與你無關吧。」   嘆了口氣,心知這個人每次有什麼事瞞著別人不想說的時候,就會搬出這句話來,這個壞習慣以前還沒有的,後來怎麼養成的……真是奇怪。   「既然不是公務需要處理,那就回去休息吧。」不怕上司生氣,不由分說的走上前去抓住鳳珠的臂膀要把他拉離座位,鳳珠在面具下皺了皺眉,想用另一隻沒被抓住的手撥開他的手,卻忽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是啊,這麼晚了,趕快回府吧,黃˙戶˙部˙尚˙書˙大˙人˙?」   然後出現在他們兩人面前的人,讓鳳珠忍不住頭皮發麻,是黎深。   最近黎深總是會假借「與朋友談心」的名義,每天準時出現在他家,但司馬昭之心人盡皆知,黎深的真正目的不言而喻……雖然沒有霸王硬上弓,但也會對他做些毛手毛腳的動作。他每天在戶部越待越晚,就是希望黎深在久等之後就會明白這是自己的婉拒,然後自行離去……結果這個人就跑過來了,想是知道自己的意圖,便直接到戶部來了……   「紅尚書大人……」柚梨微愣了一下,手卻忘了放開。   黎深半瞇著眼盯著抓著鳳珠的手,打開摺扇讓半張臉被遮住了,心中有什麼開始發酵:「景侍郎說得也是,剩下的讓我來,你就放心回去吧,我會好好的關˙切˙他˙一˙下。」   「如、如此甚好,」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背脊發冷,不過心想他是鳳珠的朋友,就放心的說:「那我就先回去了。」   ────不………柚梨救我………   鳳珠在心中用力吶喊,看著他離開的時候,有種想追上去的衝動……   戶部現在空蕩蕩的只剩兩位尚書沉默的各據一隅,更顯夜晚的寂靜。圍繞在兩人周圍的空氣,蘊含著兩人各自不明的心思,靜靜醞釀、靜靜醞釀……   凝視座位上表情被面具遮蓋的友人,他終於受不了的上前去要取下它,卻見對方不安的起身後退了幾步。   一直以來總是任由黎深把面具取下的他什麼時候學會閃避了?   「鳳珠,我的理解是不是出了差錯,你在害怕?在怕我?怕我對你做出不規矩的事?」   鳳珠沒有說話,只是看著黎深逐漸逼近的身影,跟著後退了好段距離。雖然看不到他的面部表情,但是答案已經在黎深心底明白。他知道這是場拉鋸戰,急不來,也清楚一旦出了差錯,會有怎麼樣的下場,可是……   ────可是我也會怕……   自從上一次情不自禁的將人壓在桌上之後,他就能感受到這個一直待在身邊的「朋友」對他有了很重的戒心──或者該說是對兩人之間的感情有了質疑。如果放任這個情況繼續下去,只怕他們會越來越疏遠,「朋友」這個表面的辭彙也變得愚昧……那是他怎麼樣也不樂見的。   若是那個情況真無法避免,那他寧願……以肉體關係做個賭注,賭他們曾經的情誼,賭鳳珠的心。   為此,黎深在無數個夜裡想起這個念頭,都忍不住取笑自己,在以前自己可是對這種想法嗤之以鼻的,如今竟會為這麼一個意想不到的人而產生這個想法,真是自己沉淪已深而不自知麼?   「我說,你該不會天真的以為我會一下子就放棄吧?」   從剛剛就一直不發一語的人終於開口了:「我只是不懂為什麼你這麼執著。即使讓你得逞一次了,那又如何?你希望我們之間要變成如何?要我每天待在你身邊服侍著你,為你倒茶、著衣麼?還是在你有需求的時候,解開衣帶滿足你的欲望?縱然你的性格扭曲,但這些事……肯為你效勞的大有人在吧?!」   黎深倒抽一口氣,才發現剛剛那段話對自己造成不小的衝擊,一股怒氣不由得衝上腦門,他生氣的大吼:「是又怎樣?不是又怎樣?我不曾想過那些!!只是不喜歡你刻意疏遠的感覺,不喜歡你注視著別人的樣子,不喜歡你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偷偷改變自己!」他伸長了手,硬是將伊人的面具扯下,然後粗魯的把鳳珠的臉扳向自己,繼續說道:「就是如此而已!我高興抱著你、摸著你、吻著你、壓著你做愛,這些事你都管不著!!」   「什麼叫我管不……」剩下的話語被吞噬在以強勢的態度貼過來的唇瓣之間,鳳珠緊皺著一張臉,雙頰在黎深大大的手掌下快速燒熱起來,連呼吸的頻率也被霸氣的奪走。   「住……唔……住手……」因為頭被箝制住,即使想偏過頭躲避那人溫熱的雙唇,也是白費力氣,鳳珠只好用雙手推拒著。見他的掙扎,黎深當機立斷,快速的推了他一把。一個不注意,鳳珠失去了平衡,便往後倒去,正巧撞到身後的白色牆壁上,黎深趁機立刻棲身上去壓制住他的身體,然後又是一計深吻。   被一連串的動作弄得措手不及的美人,心中暗罵著這個強吻他的人,也知道這個吻是怎麼也逃不掉了,只有任由他將舌頭伸過來、被動的與之纏繞,讓他挑動撩撥著自己的理智…… >>To be continued...... ~~~~~~~~~~~~~~~~ 上篇先放了........... 雖然覺得黎深不會太溫柔,不過還是不忍心讓鳳珠受傷害(倒)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