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7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平衡(三)

  走回戶部的路上,不知何時,他的身邊跟著一隻毛茸茸的小花貓,踉踉蹌蹌的跑著,直到快追不上時,才放聲咪咪咪的大叫,這時黃鳳珠才發現這小東西的存在。   怎麼會有貓呢,而且好小隻,大概出生不到一個月吧!而且怎麼不見母貓?   蹲下身的他想仔細端倪這仔貓,卻沒想到牠一抓到他停下的時間,就三步縮成一步、快速的往黃鳳珠腳邊蹭去,似乎是在對他撒嬌。   「呵。」   把花貓抓離自己的腳邊,戴著面具的人決定難得的偷閒一下,於是用纖長白皙的手指搔弄牠的頸部和軟乎乎的腹部。   小貓非常享受的瞇起如寶石般的眼睛,小小的耳朵抖動了好幾下,毛茸茸的尾巴蜷起、討好的繞在他的手上,身體緩慢的伸展開來,間或發出舒服的細軟叫聲,十足非常滿意這樣的服務的模樣。除了可愛實在是找不到有什麼辭彙能替代了。但若這模樣是出現在人類身上的話,可能就令人不悅了……青年如此在心中想著,而後忽然想到些什麼,不禁偷笑了一下。   玩夠了的黃鳳珠,順了順牠背部蓬鬆的貓毛,起身要離開,這次小花貓沒有追上,但牠的聲音還是讓他頓了下腳步。   「如果是與母親走散的話,就趕快找到母親吧,我也還有工作要做呢。」   他回頭小聲的如此說著,聽到混濁不明的聲音從面具下透出來,小貓似有不解的偏了偏頭。   又看了仔貓一眼,他輕輕的甩了下頭,柔順的髮絲貼著銘黃色的長衫輕劃著,比微風中悠悠擺動的柳枝還要溫柔……隨即,毫不猶豫的邁開修長的雙腿往戶部走去。   沒錯,他如今該做的事情便是,努力的向前走,不要被任何事耽誤了自己的腳步。過去的事情雖然很痛很難忘懷,但那不該成為他的阻力。   以時節上來說,悶熱的夏天慢慢遠去,之前不耐酷暑而倒下的戶部官員也一一歸位。但這並不是事情的結束,相反的,隨著彈劾書的提出,他有信心這段日子來的心血,可以讓整個外朝的人事做大規模的異動,那才是真正的開始。他樂於靜觀上層的決策如何……尤其是那實掌大權的霄宰相。   當今的情勢,二皇子此時早已被流放,不少人認為他身葬異處,而知悉真相的為極少數。雖然紅黎深並沒有對他和鄭悠舜說明,不過兩人在造訪紅邵可住所時,看那位被收養的孩子不凡的神貌與相當的年紀,心中也就有些譜了。   皇位之爭是每代皇帝都會出現的惡鬥,即便王沒有子嗣,也會有國舅站出來企圖染指皇位。這時,往往是人民最悲苦的一段日子。   雖然出身富貴,但黃鳳珠仍敏銳的發現平民的生活越來越清苦,這令他覺得憤慨。當前的王宣布將國事交給宰相之後便退居幕後不管事,使得眾皇子的爭奪從檯面下漸漸轉為明朗……朝廷之務反倒墮落了……   與紅黎深不同,他是衷心的希望這個國家富強,在目標達到之前,他絕對不會放棄。那些於大局無關的私人情感,終究還是要被擺至一邊。   反正……自己在那人的心中,大概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位置吧,自己也何必去在意,他本就是那故我的個性……   他嘴角不禁泛起微微自嘲的苦笑。   然而當時的他不知道,付出去的真心終究是難以收回,即便他平常表現得多麼冷淡,十年後的未來,他還是為了那人的分道揚鑣落下了一滴又一滴的熱淚。但,那又是題外話了。 * * * * * * * * * * *   年邁的宰相撫著灰白的鬍鬚,雙眼瞇起,嘴角上揚成一個危險的角度,目送兩位年紀不過二十出頭的年輕人離去的背影,對於方才的對話似乎感到十分的滿意。   情勢所逼,他只有出此下策,雖然引起的爭議必然很大,但這是在現今的情勢中,最安全的一條道路。   況且,他從兩人的神情舉止中,看出了些什麼別人看不到的東西──或許是那細小如星火卻熱切非常的殷殷期盼,或許是那龐大不與之沉淪的堅定,又或許……只是自己愛賭的性情在隱隱作祟。   直接要他們挑下這個要職的確是難以接受,但僅是搬出另一個自命請調到外處的人的名,兩人態度立刻一百八十度大轉變,二話不說的一口便答應了。   還真是有趣啊,在這個人世停留這麼久,果然不是錯誤的選擇──至少能看到這麼有趣的事情,那麼在遵守那個約定的過程中,也不算是太無聊了。   孤傲自大、凡事皆不入眼卻對某些事情萬分執著的狂人,以及終年以面具掩去容貌、對工作一絲不苟卻又狂熱異常的奇人,這個組合實在是太妙了!   討厭人類、討厭這個國家的仙人忍不住又笑了。   兩人沒有多瞧彼此一眼,只是並肩走著,想起方才與宰相的對話,舉足間更多了份堅定。他們知道自己的能力、手腕如何,但要勝任宰相交予他們的官位還是有相當的挑戰性。不過兩名青年也清楚,老人將吏戶兩部交予他們,並不是看上他們的能力,他所期待的更不是他們會有所作為。   想著想著,心裡總是愉快不起來。對其他人來講,這意外的升官──還是大躍進──鐵定是至高無上的喜悅與尊榮,但此時此刻,被搬出另一名友人的名字來「威脅」的兩人反而對老人升起了隱隱的怒氣。   或許這正中那狡詐巨滑老狐狸下懷,但兩位年輕有為的青年還是在心底起了願,要讓那個臭老頭另眼相看!   無語的準吏部尚書與準戶部尚書在一個轉角與對方告別,正當紅黎深覺得有哪處不太對勁的同時,黃鳳珠想起了些什麼,叫住了正往吏部方向去的友人。   「黎深,」     「嗯?」   「我們為悠舜餞行吧。」 >>To be continued...... ~~~~~~~~~~~~~~ 這一篇比較短,所以寫的時候也沒花多少時間....... 說起來,我覺得下一篇的內容比較重要耶(抓頭) 自從天空加了新功能之後,變得非常難用= = 都要重新整理好多次、跟它奮鬥,才能正常使用....... 實在是非常令人生氣!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