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602

    累積人氣

  • 2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平衡(五)

  「不了,有很多東西要準備,謝謝你的好意。」   「悠舜你何必言謝?對鳳珠或是對我,你都不應該如此客氣。」   「哈,說的也是,我下次會多加注意的。」   抬起頭望向秋日感覺起來特別高特別遠的碧天白雲,想起即將到來的遠行,青年彷彿是要把貴陽的天空記住一般,凝視了許久。   紅黎深和黃鳳珠不由自主的跟著舉頭看著同片天空……三個人雖然來自不同的地方,但紅州的天空與貴陽的天空並沒有什麼不同,黃州的也是。然而像這樣,三個人站在一起賞景的時機不知道要過多久才會到來。思及至此,不覺感傷起來。   握起兩人的手,鄭悠舜認真的與他們做一個約定:「黎深、鳳珠,答應我,在我身在茶州的這段日子裡,吏部與戶部,就交給你們了。」   「…………」   「有一天,我會回來貴陽的。」   他們雖然沒有回答,但青年從緊緊回握的手掌知道,這兩位好友不會讓他失望的。 * * * * * * * * * * *   鄭悠舜前往茶州後的第二個夏天,紅黎深那抱著他的姪女溫柔笑著,要他練習笑容的美麗女性離開人世了。   有一陣子,他沒在府庫見過兄長。最年幼的皇子倒是去過府庫幾次,卻是敗興而歸。   以前雖然會偷偷摸摸地跑去兄長家窺視他們一家人,可是這次他卻無法踏出一步,怕是在那總是如春風般柔和般的笑臉上,讀到他不熟悉的悲傷,那會讓自己無所適從。   百合接到消息特地從紅州趕來貴陽,幾次邀他一同前往探望,卻以工作繁忙為藉口拒絕同行,她只有單獨前往致意,便又回去紅州了。   那陣子紅黎深的心情也很低落,心口悶悶的,不知道給誰說去。妻子雖是最好的人選,但他直覺認為若是向她訴苦,她肯定會把他拖去兄長家見那三個被大嫂丟下的人。   自己的義子更不用多說了,實在是最壞人選。而鄭悠舜又已經離開貴陽。   把原本就不多的名單一一刪除後,剩下的,也就只有那個人了。   幾個晚上想前往黃府,卻總是被家僕告知他們的主人尚未回府。想起現下的時節,又是戶部最忙碌的時間。接任尚書一職不滿兩年的好友,想是要整合戶部、挽救以往的國家虧缺,必是每時每刻都在奮力作戰吧。   之前黃鳳珠努力過頭結果讓自己倒下,讓同僚不得不照顧的景象還清晰的在他的腦海中浮現。雖然知道不是原本想的那樣,但他還是不禁怒火中燒,這個人每次都不知道分寸……而且如此一來,他還少了個發洩的對象,實在是非常鬱悶。   說到黃鳳珠,近兩年前那個餞別的晚上,他差點以為與黃鳳珠之間會有什麼不同,因為那殷紅的夢境雖不實際、卻特別觸目驚心,還有後來的那段令人痛心的對話,每每想起都要為之動容。   隔天的早晨,黃鳳珠因宿醉而攤在床上差點無法下床,感覺可憐兮兮的。就在那人逞強下床、結果一個踉蹌就要跌倒的前一秒,自己上前去扶住那冰冷不似前晚的手,卻聽到他在自己的懷裡說:「黎深,我沒那麼虛弱。」   心底某處開始崩落,看著他在自己坐著睡著的那個位子上斟水來喝,過了一會兒,才像是沒事般起身往外走。   是了,這才是真正的鳳珠,從來不肯也不允許自己對他示弱或示好的鳳珠……   有東西在他一如往昔的態度中慢慢死亡。   紅黎深一瞬之間竟感到有些寂寞與失望。想起夢裡的他,再想起方才他的反應,幾乎要讓人喘不過氣。   冷靜下來想想,那不過是夢,夢不就是不可理喻的麼?何必非要延續著夢裡的情緒,結果反而讓自己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之中?   然而……那晚他吟的詞……   『夜深風竹敲秋韻,萬葉千聲皆是恨。故欹單枕夢中尋,夢又不成燈又燼。』   ……實在非常諷刺。   看到黃鳳珠即使頭疼也堅持送鄭悠舜離開的樣子,再對比自己的情況……紅黎深只有把悄然萌發的特殊感覺獨自按下。   有些事情,還是不要說明的好,一旦說開了,反而招致令人厭惡的腥臭,那又何必這麼做呢?   反正壓抑情感這種事也不是沒做過,想必這次一定也能得心應手,久了,大概也就淡忘了。   青年這麼想著。   只是他永遠不會發現,自己看著這位美麗友人時,眼底總是多了幾分柔情。 * * * * * * * * * * *   就在夏日快要結束的某一天,黃鳳珠不知道從何得來的消息,出現在紅黎深府邸的門口,透過面具變得渾沌的聲音這麼說:「黎深,我們去探望邵可大人吧。」   手中拿著扇子,紅黎深眉頭深鎖:「你知道了?」   「嗯。我想,你這個笨蛋一定不敢去對吧?甚至……可能連表示個關懷之意都沒有……我想前去探望邵可大人,就一起去吧。」   「………………」   「難道你不想去見邵可大人與夫人?」   「那是『我的』大哥與大嫂。」   「所以走吧。我們,一起去。」   他不知道面具下的他此刻的表情是如何,卻能感受出那堅定。不知道是被青年的神態感動,或是語句中的「我們」觸動心弦,他不發一語,跟著身型纖長的友人上了馬車。   一路上,他們沉默各自懷著不同的心思。   紅黎深想起美麗的大嫂對他說過的每一句話,當然,這些他是不會對眼前這個戴著面具以至於看不到表情的人說,只是……   「鳳珠,如果是我的理解沒出錯……」   「嗯?」   「你在擔心我?」   「…………」   黃鳳珠沉默了好一陣子,然後才說:「鬼才擔心你,畢竟,鬼和妖孽算同類吧。」   青年偏過頭去。紅黎深還想說些什麼,他們的目的地卻到了。   很多年後,黃鳳珠只要回想起這次拜訪,就會開始懷疑,若是當初自己沒有放縱那人,或許就不必忍受他成天對自己抱怨見不到姪女,卻說什麼也不敢以叔叔的身分見她。   他不知道紅黎深在想什麼,從紅邵可的府邸回來之後,他就繃著一張臉。本想說他也許是見到最敬愛的大哥消沉的模樣而心底也不好受,但之後說什麼也不肯與姪女相認就不知道是什麼原因?   不過當時他沒有多問,在回程的馬車上只是斂起眼簾,無謂的擔心起紅黎深若是有一天失去妻子,也會是這副消沉模樣麼?   在弟弟與友人的拜訪過後,紅邵可終於回到府庫去工作了,在年幼皇子與女兒的陪伴之下,慢慢的振作起來。   紅黎深見兄長如此,心情才終於不那麼沉悶了。只是黃鳳珠的那句話,卻成為他無數個夢裡,最動人最難忘懷的話語。   『我們,一起去。』 >>To be continued... ~~~~~~~~~~~~~~~ 某天,決定重新把鮮網裡的雙妖文再看過一次, 於是在鮮網的搜尋功能打了"彩雲"去搜尋, 結果..........又熊熊覺得悲哀了起來 囧||| 所有彩雲BL同人文中,雙花無庸置疑的是最大宗, 可是比例也實在........雙花文大概佔90%, 雙妖+雙玉+雙紫+其他只有10%.......... 我對於這個比例感到絕望啊啊啊OTL 雖然早就知道我老是萌到小眾.......但止不住悲哀的感覺啊啊啊--- 有人還記得某郭說要出雙妖H本的事嗎......(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