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平衡(八)

  「我說啊,你發燒了做什麼還亂跑?好好的待在自己家裡不是很好?」   「……嫌我麻煩是不?」   「不是刻意要套用你說過的話,不過,你真的很麻煩沒錯。」   「……╬」   「又不是只有黃家有大夫……你何不讓自家大夫診視,好好休息就好呢?」   拿起覆蓋在紅黎深額頭的濕毛巾,他用手背感觸了一下那溫度,然後嘆了口氣,換上剛擰好的冰涼毛巾。   「你的手好冰……」感覺很舒服……   「是你燒的溫度太高了,笨蛋。」   同樣出身名門的黃鳳珠,從小除了學習知識之外,琴棋書畫理所當然的都有涉獵,另外還習武。而且似乎是天生就有武格似的,功夫練得倒是挺出色──雖然身為文官的他,極少有機會一用,不過就當作是為身子好,每天還是有練習的習慣。長久下來,也就養成不錯的體質與體力。   反觀紅黎深,雖然也有防身的功夫底子,但身體血液循環有些差,冬天時四肢總是冰冷的。   難得對方的體溫比自己還低,紅黎深簡直捨不得放開那顯得溫涼的手。   黃鳳珠繼續他不滿的碎碎念。因生病而感到頭昏腦脹的人似乎感到更加頭疼,緊緊握住他涼涼的手往自己的臉頰擱,然後閉上眼睛,肆意將臉上的高溫透過手掌傳給黃鳳珠,彷彿很享受的模樣。   「……只要待在那個家,總有很大的機會傳染給別人吧。」   「咦?」一愣,戴著面具的人才想到眼前這人的義子,隔幾天就要參加國試了。   ────所以最近才會一直跑來,為的就是不要讓應該專心讀書的人分心;而生病了不待在自己家休養,也是不想讓他感染到,而無法參加考試……   一直沒有深刻的感受,直到這一刻,黃鳳珠才體會到這個人對別人的珍愛是怎麼個樣子……一時之間,竟由衷的對那孩子產生了些許的……羨慕。   發覺友人有些呆愣,他重新注視他的臉──卻見一張面具遮掩了他的表情,心中充滿不快。   「鳳珠,怎麼不把面具拿掉?」   「哪有那個時間……你從出現到現在攤在床上,也不過一刻半的時間,我又是喚大夫、又是幫你換毛巾,一秒都不得閒……」   抽回自己的手,他繼續說道:「既然生病了就乖乖躺著睡覺,不要管我面具拿下與否……」遲疑了一下「而且當初,拿一些怪面具要我戴上的人,不就是你麼……」   紅黎深皺起眉頭,無法反駁。想起眼前的人與自己的妻子初次約會時,自己拿給他的那個火雞面具……自己也不過一番好意,希望他能順利約會、不被打擾……何況他跟悠舜還不是也戴了橘子面具和貓熊面具陪他了麼,這樣也要記恨……這種感覺非常不好,只發愈來愈煩燥了。   ────我只不過是不想讓奇怪的人用奇怪的眼光看你……不希望你被奇怪的人騷擾……我還不是…………想一直看著你麼……   倏然一頓,黃鳳珠不可置信的看著病人,而後者發現他奇怪的反應,才知道原來方才自己不小心咕噥出聲。   完蛋了,人只要一生病,什麼戒心什麼防備通通都消失了,整個人包括身體包括腦袋包括想法都變得怪怪的……他的原意不是那樣的,想這麼說,卻怎麼樣也無法開口。   「你……你說什麼……?」   還沒想到該如何應對,他已經瞥到那墨髮間隱隱約約的紅透的耳朵──這讓他想起了,當初就是這個樣子,百合溫柔的把他的面具拿下後,看到的是他永遠不會忘記的、那人滿臉通紅、不知所措的可愛表情……   當初並沒有自覺,只是現在回想起來總覺有些妒意,因為這人從來沒給自己好臉色看……只是現在他卻也在自己面前露出這種神情………難道、他的心思是……?   「鳳珠……」   他伸手欲取下面具,卻是讓一陣敲門聲給硬生生打住了。房間的主人慌張的起身迎向門口,原來是家僕送來煎好的藥。   紅黎深生氣的啐了一聲,而門口的兩人並沒有發現。   「怎麼這麼快就煎好藥了?有沒有確實將藥性熬出來?」   「大夫交待這味藥不能久熬,否則反而會被破壞掉其中的營養價值……」   「薑湯呢?」   「回主人,正、正在熬……」   接過僕人手中的拖盤「你可以下去了。」   「是,主人。」   捧著藥碗,黃鳳珠有些猶豫,但還是轉了身,卻見本應躺在床上的人忽然出現在他身後,解開他面具的繩索。   「你在做什麼!?給我躺好!」   把病人推回床上蓋上被子,黃鳳珠只覺臉頰熱燙,即使面具帶來的悶熱感消失了,還是沒有任何消退的跡象,恨不得將泡在水中的濕毛巾拿來蓋在自己的臉上降溫。他偏過頭去,刻意不讓那人看見自己此時驚慌無措的緋色臉頰,不過紅黎深可完全不想放過。   「鳳珠……你的臉很紅。」   「閉嘴,不關你的事,管好你自己的身體就好了。」   「真與我無關麼……?」   紅黎深直視著照顧他的友人,覺得這人臉紅起來真不得了,比他這個發高燒的病人還要紅,看著看著,都把剛剛那話出口後的窘迫拋諸腦後,只怕是所有的不安、焦慮,都要在他面前化為一江溫暖的春水……   ────實在是……非常可愛啊……   美人咬了咬牙,緩緩道出:「紅黎深,你這個……彆扭的渾蛋……」   「比你這個笨蛋好多了,」頓了一下「……我說過,我周圍都是一些笨蛋。」   說這話時,他並沒有凝視著他佈滿紅霞的臉,不過他執起那人的右手,再度往自己高燒不退的臉上放──自己的手覆在他的上面。   「對了,我記得沒錯的話……你會彈琴對吧?」   「……嗯。」   「我想聽。」   「你應該吃了藥就睡下。」   「我想聽玉樓春。」   「品味真差。」   「這是病人的權益,你沒有拒絕的餘地。」   就這麼一瞬間,美人了解到些什麼。自己對這人永遠無法狠心、而自己也總是在潛意識裡,近似縱容的原諒著他……原來,在維持兩人關係這件事上,兩人都抱持著相同的心思……    黃鳳珠笑了出來,隨即輕輕的,反握他厚厚的掌。 >>To be continued... ~~~~~~~~~~~~~~~~~~~~~~~ 一直忘記更新平衡,我道歉= =||| 老實說,這篇文的完結差不多有大概了, 只是.......只是不太滿意外加沒什麼自信(嘆) 要說哪裡不滿意.........構想時還不覺得,寫完後只覺得, "唉,真是有夠芭樂的好討厭的感覺= ="這樣的, 可是又寫下去不忍重改(其實是懶吧?) 算了,我本來對寫文就不算在行(縮)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