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73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平衡(九)

  「鳳~珠~你看看我帶來了什麼,是我可愛的秀麗最愛吃的蜜柑喔!」   黃鳳珠看來人將包袱放下,從中拿出一顆澄黃飽滿的柑橘之後,陶醉的在臉頰邊磨蹭了幾下,然後繼續兀自陶醉於小世界裡,他搓了搓手臂上冒起的雞皮疙瘩,然後忍不住嘆了口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還不如生病躺在床上的樣子,要討人喜愛得多了。」   「嗯?你剛剛有說什麼嗎?」   趕緊搖了搖頭:「不,沒什麼。」   不相信的眼神盯著美人,但沒一會兒就沒放在心上的繼續方才中斷的話語:「……所以啊,秀麗她就紅著一張粉撲撲的可愛小臉,對我這個既親切又溫柔的叔叔笑了開來~那樣子就算是北國的萬年冰原,也會忍不住融化在那甜甜的笑容裡面啊!!!」   是啊,某人融化到都快蒸發了呢。   黃鳳珠暗自翻了下白眼,很無奈的聽著來人的絮語,差點忍不住把手上的書砸過去。忽然瞥見他正剝開一顆蜜柑,心裡還想著原來這紅家的大少爺不是嬌生慣養到連蜜柑都不會剝的同時,那肆無忌憚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那個時候就是這樣……鳳珠,『啊──』」   「你……你想做什麼?」脖子縮了縮,美人有些防備的瞅著紅黎深的眼睛,卻引來他更囂張的語調:   「『啊』就對了,緊張些什麼。」   於是他心不甘情不願的張開嘴,一片蜜柑隨即塞了進來,紅黎深的手指輕輕滑過他的雙唇。   「唔!!」   「如何?好吃吧?這可是我特地讓人在紅州栽培、改良的高級品,要不是托我家可愛秀麗的福,你一輩子都吃不到這麼好吃的蜜柑!」   黃鳳珠左手輕掩自己的嘴,緩緩的咀嚼那片沒有籽的蜜柑,臉上燒成一片火紅,大眼睛眨巴眨巴的,不敢直視眼前的人。   紅黎深有些微愣。待眼前之人將口中的蜜柑吞下之後,他沒有想太多便俯身靠近那人、一邊命令他:   「不准動……」   「咦……?」   移開對方的手,他深深的吻了這個渴望多時的唇。   黃鳳珠身體一僵,果然是被這個突如其來的舉動嚇着了,紅黎深也就點到為止的結束了這個吻,只是他笑得更猖狂了:   「果然很甜,帶有一點清爽的酸味,不愧是紅州出產的極品。」   「你……╬」臉頰燙到不行,他帶慍的美眸瞪著此時此刻看起來更為欠揍的人,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那人無所謂的將手中剝完皮的蜜柑交給了他,伸手又拿起一個蜜柑開始剝皮。   不知道該如何反應的青年只有自暴自棄的默默吃起手上的蜜柑,一片才剛放進嘴裡,卻想起了方才他們交換的吻,黃鳳珠臉上的紅潮不爭氣的又加深了許多。   ────好吧,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還…勉強可以接受……大概吧……   用完柑橘的紅黎深,將手上沾到的橘子汁擦拭乾淨之後,竟然看到他還沒吃完方才自己為他剝好的那個橘子,甚至一邊吃還一邊看著書。這個壞習慣到底是什麼時候養成的?   「喂,明明有客人來訪,我就站在這邊、你卻顧著看書,這樣是正確的待客之道嗎?」   「還敢說……剛才是誰擅自沉醉在自己的世界裡,」黃鳳珠指的是他沒藥救的姪女控「我不能拿書出來看嗎?」   「什麼話!!我可是好心分享我家可愛到無人能敵的秀麗的事情給你知道,我知道你很久沒見到她純潔無瑕的樣子、一定非常思念……」   「思念的人明明就是你這個笨蛋。」   聽到這句話,紅黎深頓了一下,本來有點不耐煩的美人忽然發現剛才的話有些不妥,馬上補上這句:「我是說……明明是你這個笨蛋發神經、突然不敢認人家,我想你很久沒跟她面對面的互動了吧……」說著說著他忽然有種越描越黑的感覺……   「什………」他想說些什麼回應,但還是只有不屑的哼了一聲。   「所以說,你是在看什麼?面色有些沉重的樣子。」   咬了一片橘子放在口中的人搖了搖頭,另一名青年見狀挑眉「那就不要看了,我在這裡竟然還看書、太失禮了。」   「你還知道什麼叫失禮啊?」黃鳳珠有點諷刺的說,心底滿是無奈。分明目前他見過的人中,眼前的這個渾帳才是最失禮的一個!赫然發現那人走近自己,伸出手來……摸他的頭髮……不、正確來說,是摸頭??   「你、你幹嘛摸我頭?」他掙扎道,想撥開騷擾他的手,卻被制止。   紅黎深站到美人的背後、想讓他的身子靠著自己。繼續騷擾著美人頭頂的手指沒有停下來,本來是輕輕撫摸、有時卻略加力道。幾個動作下來,坐著的人竟覺得頭頂傳來一陣舒服的感覺……   這是在按摩嗎?   他不敢置信的想著,可是那人的力道恰到好處、按摩的位置也剛好……本來頭有點脹的感覺也隨之紓緩……若這不是按摩、還真不知道該怎麼為這個動作命名?   不過他為什麼要忽然這麼做?莫不是自己疲累的模樣太過明顯了?   身後傳來聲音「很舒服?」   黃鳳珠從自己的思緒中回復,低著頭有點不好意思的應了聲。   「……沒想到你也會做這種事……是跟誰學的?」   話才一出口,他就後悔了。因為紅黎深的手忽然停了下來,沉默的空氣讓兩人之間升起了異常尷尬的氣氛。如此一來,就算他不說,也能明白是怎麼一回事了。   「黎深。」   「嗯?」   恣意的將身體重量往後放,黃鳳珠沒有再說什麼,閉上眼睛的他感受到背後的人遲疑了一陣子之後,彎下腰來,緊緊的擁住自己。   他們兩個之間存在著非常顯而易見的問題,只是他們很有默契的漠視了那點。明知道這麼做很是愚蠢,但緊擁的兩人並不想去思考。   「對了,作為我幫你服務的獎賞,答應我一件事吧。」   「就知道你沒安什麼好心……」   紅黎深輕笑,在他耳邊輕聲說了一句話。只是擁有傾城美貌的人在聽過之後,陷入了冗長的不解及沉默當中。 >>To be continued...... ~~~~~~~~~~~~~~~~~~~~~ 把九奉上....... 太久沒寫文是會退步的, 這幾個禮拜我把平衡都貼上吧.......... 希望有時間能畫或寫小番外~"~ 對了,SAYO說拿到彩雲本了,真的很期待成品(眼睛閃閃) 其實以雙妖的人氣來說,這次的本子預定人數有點讓我意外........ 其實大家是因為H本才買的吧(掩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