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40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平衡(十一)

  「藍楸瑛!不要用可愛那種形容詞跟我扯上關係!」   「脾氣真暴躁,是跟你親愛的義父學來的麼?」   聽到這裡,李絳攸非常認真的瞪了比他高出半顆頭的藍楸瑛一陣子,惹得後者一陣苦笑「呃~話說回來,聽說『那位大人』抵達貴陽了?」   「是啊,好像是到這邊拿些資料,順便過來住幾天。」   「真不錯吶,對象畢竟是你很尊敬的女性……所以說你現在每天都享受一家三口的天倫之樂吧?」   「怎麼可能……黎深大人可是非常……的!!」他驚慌的說著,藍楸瑛瞇著眼睛笑了開來,他知道這個人的心裡其實非常開心,只是不好意思承認罷了。只是對於那兩位大人的相處,他持了保留態度。   「你不要煩我了,我得把這文件送至戶部,請你回到自己的工作岡位上!」李絳攸話才剛說完,一轉彎,就碰到了戴著面具的長官。   兩個才剛入朝為官的年輕人都愣了一會兒,戶部尚書也沒多說些什麼,只是安靜的站著等兩人說些什麼,回神過來的倆人馬上屈身、恭敬的說:「黃尚書大人。」   「嗯。」從寬大的振袖中伸出纖長的手,暗示著把卷軸交給他,李絳攸趕緊獻上。   「你們可以離開了,去做各自該做之事。」   長官不由分說的氣勢讓兩位年紀不到二十的青年有些震懾住,只得馬上搭腔:「是、黃尚書。」   待兩人離開,他才輕輕的吐出一口氣。   「果然……呢。」 * * * * * * * * * * *   妻子與印象中沒有什麼不同,雖然現在的她已不再做男裝打扮了,但對他來說都是一樣的,只是感覺十分的複雜。   他可以任性的要求妻子為她斟水,亦可以耍無賴的全身赤裸躺在床上要她為自己著衣,她都會無奈的為自己辦到,但另一個人卻不會,應該說,他也不曾想過要那人做這些事情。   紅黎深心底很清楚,雖然那個人對於自己的意義超乎甫認識時的認知,而那人對自己的想法也是超乎自己期望的,而那一切都發生了。即便如此,還是把那人當作外人看待了麼……?   他同樣的珍視這兩個對自己十分重要的人,但……在潛意識中還是有了輕重?   那天黃鳳珠前腳剛踏出紅府,後腳百合姬就跟著進來了。由於沒有任何的通知,當時在前庭見到妻子的他愣了好一陣子,隨即面無表情的轉身交代下人把臥房裡的床單立即處理掉。   彷彿那人的體溫還沒離開自己的胸膛呢,結果就看到妻子美麗的笑容,他怎麼樣也笑不出來(當然,百合姬為了許久不見他卻沒表露出任何一絲喜悅這點感到些許不快,但與這人相處數個寒暑的她,馬上忘了這點不悅。)   之後,他們夫妻倆的相處與以前相同,百合姬也沒察覺到哪些地方不對,只是在某天聽到身為戶部尚書的黃鳳珠,又因工作負荷過重而倒下了,心裡起了不小的漣漪。   「黎深……我們要不要去看看他呢?」她坐在他的旁邊,如此提議道,只是後者並不領情:「你這麼關心他做什麼……,別忘了你的丈夫是我不是他。」   紅黎深口上這麼說著,心底卻咒罵了千萬次。   「我知道我的立場的確……不太好,可是鳳珠可是很好的人吶,而且我想要去解釋那封你擅做主張的信並不是出自我手……」   「不准!你不准去見他!」   在自己的極力阻止之下,妻子最後還是順從了他。當晚,紅黎深看著身旁入眠的女子,卻悠悠的想起別的男人。   「那個笨蛋……總是這樣,不知道長進……。」   然後他又想起了很多年前的那個鮮紅的夢境,這時他才知道,即使他與那個人都渴望著彼此,但越是努力想要抱住對方,卻越是徒然。 >>To be continued... ~~~~~~~~~~~~~~~~~~ 嗯,沒什麼特別想說的(喂) 開學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