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對寵物出手是禁止的!(白黑現代)(上)

  因為怕牠滾出籃子、摔落地面,特意把籃子放在地上的這個思量真不知道是正確還錯誤,小傢伙翻倒比自己還輕的竹籃之後,跑得不見「人影」,只留散落一地保溫用的毛巾與翻倒的籃子。   青年放下手上的東西,開始在桌底、牆角等地方尋找,天知道牠看起來也才兩三個月大,竟然這麼會跑,怎麼找都找不到,這讓沒養過寵物的他感到有些頭痛。後來靈機一閃,他走到廚房去往冰箱腳找去,果不其然發現縮成一團取暖的毛團。   他小心翼翼的把那與手掌差不多大小的小傢伙抱回客廳,但客廳與溫暖的冰箱後面不同,溫度低多了,瘦弱的黑球在白衣青年掌中打了個哆嗦,然後保持瑟縮成一團的姿勢。   青年冰藍的眼眸並沒看漏牠任何一個小動作,拾起地上的毛巾將那毛茸茸的身軀包起,動作輕柔的隔著毛巾摩擦著牠嬌小的身體,直到那毛團不再發抖為止。   窩在手掌中的黑球不覺寒冷後,甩了甩自己的尖耳朵,接著睜開了大大的雙眸,怯生生的盯著把自己撿回來的人類,不出幾秒,又突然不安分的在他手中掙扎著要跑走。   至始至尾沒有說任何一句話的青年見狀,也忍不住輕哼了一聲,想阻止牠亂竄的好動行為,不過小貓並不領情,也跟著以細軟的聲音抗議了聲。   青年突然覺得好玩,同樣的場景在他的記憶中好像也曾看過?把毛色十分純粹的小黑球放到臨時充作床鋪的水果籃子中,他以看好戲的心情盯著這折騰他好幾個小時的小傢伙。   而這牠也沒辜負期待,才剛被放到毛巾堆中,就靜不下來的爬到籃子的邊緣,短短的兩隻前腳使力往籃緣一放……牠黑色的身影隨即被淡綠色的毛巾及土黃色的竹籃所蓋住,只見「竹籃子」向前方踉蹌了一下便不敢亂動,銀髮的人類忍不住笑出聲,拿起籃子把一臉無辜的小傢伙從毛巾山中挖出,輕輕的捏了牠毛茸茸的尖耳朵。 * * * * * * * *   會把這隻小貓撿回家也是個奇妙的因緣。   在同儕間以冷漠出名的他對任何事都不熱衷,對班上的活動毫不在意、對人際關係完全不關心、也沒有參與任何社團活動。他總是穿著與長相十分相配的白色衣服,不發一語的在校園穿梭,毫無表情的臉與其他邊走路邊玩鬧的學生成了很大的對比。這樣的學生本不會引起太多人注意的,但正因為青年有十分好的皮相,在不少人踢過鐵板之後,他也默默的在不算小的校園間出了名。   其中也有人不畏他全身上下散發的寒意,有事沒事就在他身邊閒扯淡,似乎是樂以鐵板為食,他老大也沒經過白衣青年的同意,擅自稱兩人是朋友關係,同學之間對於這位勇氣可佳的大哥投以欽佩的眼神。兩人之間的關係其實是挺微妙的,但那位喜愛穿黑色襯衫的仁兄彷彿不在意這點。   雨天總是令人感到煩悶,白衣青年倏然停下腳步,撐著透明白色傘面的手遲疑了一會兒,還是維持原本的姿勢。而跟在他後方的墨衣青年順著那人的視線看去,發現了一個懨懨一息的黑色團子,心生疑惑,走過去探個究竟之時銀髮青年邁開修長的腿要離開現場。   「喂喂喂,等一下,是貓欸。」他沒好氣的說,這位從頭白到腳的同學對外事冷漠雖不是第一天知道,但第一個發現的人不是他嗎,怎麼馬上假裝沒看到了?   ……嗚哇~瞪人了瞪人了,難怪大家踢到鐵板就打退堂鼓,因為這冰山實在太堅固難破了,要不是看過他照顧人的一面,自己大概也撐不了這麼久吧?   走向一臉陰鬱的青年,一邊懷疑這人與他差不多路數的論文指導教授是怎麼相處,一邊將蜷曲著的黑色團子塞進那人的視線範圍之中「不覺得很可憐麼?也許是被飼主丟掉了。」   冰藍的眼睛瞄了濕透的小貓一眼,又盯著墨髮青年,沒有說話。   「……欸、我知道是與你無關,不過再不管牠可能會死掉喔?」   黑色的小傢伙被塞得更靠近他一些,他只有伸出手來輕輕摸了小貓貼著腦勺的尖耳。這時發抖的小傢伙睜開一直閉著的眸子,是青翠的森綠色。   青年見狀愣住了,莫名的情緒在心中翻轉,撫摸小貓的手也僵住,黑球趁機往他纖白的手指一口咬下。   這下換抱住小貓的人呆住了,不過他隨即慌張的拉開小貓與朋友的距離,抓起那嬌小的身軀、不管牠聽不聽得懂,一股腦地對畜牲說起教來,只是那小傢伙一點也不領情,偏著頭假裝沒聽見,只是仍保持著不斷打寒顫的狀態。   「給我。」不屬於玄衣青年的低沉嗓音響起,他驚訝的抬頭看著全身雪白、不見一絲髒污的朋友,他的表情仍是一貫的平淡。   小傢伙交到冷漠青年手中時,竟然開始奮力掙扎,另一個人雖然想吐槽但突然想到朋友方才被咬了一口,急忙拉著他要去打破傷風的針,只是對方並不領情,逕自從書包中取出手帕簡單的包住黑球之後轉身離去。   「喂!喂!」這個人也太反覆無常了吧?!   他是第一次來到白衣青年的家,趁著主人忙著小貓的事情之時,他打量了一下這個房子……約莫有六七十坪吧?以一個人住(而且還是沒有經濟能力的學生)來講實在太大,裝潢十分的時髦,而且維持得非常整潔,只是有點意外整體不是如主人一般以白色調為主……欸欸,想太多了,全白的房子看起來壓力也太大了吧?維持乾淨可是大問題。   看到對方一手抱著安分異常的小黑球,一手拿出裝水果的籃子,他有點無法相信「你……該不會是認真的要養牠吧?」   回家之前他們去了趟獸醫院,這小傢伙明明沒吃什麼東西、都要沒力了,還彆扭的在白衣青年懷中掙扎著要離開,而且牠冷到全身發抖,途中甚至開始抽蓄,醫生說是失溫加上營養不良,急忙打了針,幫忙穩住體溫,才救回這小傢伙一命。   漸漸的他可以理解這個冷漠青年為什麼會突然對這黑球產生興趣,只是他很識相的不說出口,否則他會馬上被驅逐出門。   「回去。」   …………………………好吧,就算不說也會被趕回去,是有沒有這麼偏心的啊可惡!   「天啊我真不敢相信,你會撿這隻小傢伙回來,我也算是有一半的功勞吧?才剛安置好你就要趕我走,好歹也給我一杯水的時間……」   房子的主人聽了,毫不客氣的往他面前丟了個紙杯,然後又繼續忙著鋪黑團子的臨時床鋪,全身上下散發出「喝完快走」的魄力,讓另一人哭笑不得。   「行了行了,我離開就是。」偶然瞥向電視櫃上裝飾的相框,墨髮青年無奈的順了下自己被雨水沾濕的襯衫,乖乖離開朋友的住所。 >>To be continued... ~~~~~~~~~~~~~~~ 某人很搶戲(炸) 在思考要不要寫H(慢著)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