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 70570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16

    追蹤人氣

平衡(十二)(完)

  「喂,還記得你曾答應過我的那件事吧。」   再次會晤,他搖著華扇這麼說著。   黃鳳珠已經不知道那是他倆認識後的第幾個秋天,戶部外、潭裡的蓮花幾乎都已殘敗,四周的造景觀樹葉子也多枯黃,氣溫陡降,一點也不浪漫的氣氛。   他想起某個晚上耳邊的輕語,緩緩的頷首。   「很好,晚上等著我送上一份大禮吧,給我乖乖待在家裡。」   輕輕嘆息了聲,他在面具之後露出了個無奈的表情,忽然覺得兩側的太陽穴開始抽痛,但隔著面具不方便按壓,所以他雖然習慣性的舉起了手,但還是選擇放棄、直到舒坦了些為止。   不過對方卻能將他完全看清似的,不顧四周是否有人,毫不考慮的就取下遮掩絕美容顏的面具,有些粗魯的按摩著,讓黃鳳珠嚇得不敢亂動。   「你是想再欠我一次是不是?我要是再聽說你因為工作過度而倒下的話,你看著辦!」   臉紅「……對了,百合小姐離開紫州了嗎?」   「你問這做什麼?」   「我想……見見她,當然不是與她會面,只是想稍微看一下,有些思緒……必須要釐清。」   紅黎深看著他提到她的神情-不變的靦腆,當下心覺不悅「她已經回去了。」   非常誠心的遺憾出現在他眉宇之間,讓看著的人停下手上的動作,深深為此感到不解「如果你是要來那套『傷口上灑鹽後好得比較快』,我勸你可以免了,她完全不想見到你這個死追窮打的追求者,現在可是在我們族裡呼風喚雨的宗主夫人,沒時間見你。」   黃鳳珠苦笑,而說話的人好似不覺自己說的話踩著對方的痛處,逕自陷入程度越來越深的煩躁中。   最後兩人的對話結束於紅黎深的凝視之中,披散著墨色長髮的人這才發現這個動作早在不知不覺中成為對方的習慣動作,下意識了低下頭、戴上把自己的容顏與世界阻隔的面具。   「黎深,我很喜歡她,那是即使許多年不見,也不會消失的情感……只是,現在那種感覺,跟當初已經不一樣了喔。」   紅黎深微微愣了一會兒。   很多事情不說明,別人不會知道你的心思。但這一瞬間,他似乎有那麼一些錯覺,兩人之間存在著一個奇妙的平衡,即使不說出口也有同樣的那種默契。   「……哼。」最後他只有這樣回應對方,然後看著黃色的身影離開。 <尾聲>   與戶部尚書有些接觸的人都知道,在工作上他可是嚴格非常,只要一坐上尚書辦公處的那張椅子,他絕不接受任何人的嬉笑與不正經。   只是漸漸的,有人覺得這點慢慢擴張、連私下的他也漸漸成為這麼一個不苟言笑的人。然而他本人好像沒有太多的自覺,依然認真的過著他所認定的每一個日子。   『鳳珠善解人意的認真個性應該一輩子都不會改變吧?』   有人這麼對他說過,當時的他只是含蓄的笑了笑,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   那個人現在遠離皇城好幾百里外的地方,黃鳳珠常常會想起他們在那人還未遠調前相處過的那段日子,浮躁的、卻又美好的時光。   他本來只是希望能夠更接近那個人一些,卻忍不住被他整個人散發出的氛圍所吸引,然而他身邊總是看得到以笨拙的方式表達與自己相同心情的紅黎深,從這個麻煩製造機身上他看到了好多出乎意料的事情,自己身體裡隱藏著的不安定因子如「嫉妒」、「焦躁」、「不甘」等莫名的被激發出來,這是從小沒離開過黃州的自己不曾想到過的。   然後他認識了對自己意義深重的女孩,雖然後果不盡人意,但……他只能說,紅黎深這個人總是有辦法讓他感到苦惱。   黃鳳珠忽然想起曾經有個夜晚,空氣中盡是醇酒醉人的香氣……又或許酒不醉人人自醉、什麼都好,暗暗的有個低沉而顫抖的聲音這麼問著自己:「你會離開我嗎?」那語調聽起來竟然像是嗚咽著想確認些什麼,讓一身酒氣的自己也忍不住想跟著哭泣,只是終究敵不過睡意,只落得無意識的呢喃著難為情的低囈……   好吧這種難為情的時刻也不少……   嗯、不過也是有很甜蜜的時刻啦,總之他認了、這輩子就是要被那個渾蛋耍得團團轉了。   所以即使他帶著滿面笑容、打著「約定」的名號,實際上根本只是想表現他無聊的占有欲的,拿了滿滿一大箱的面具送給自己,他也不會浪費心力生氣喔?      …………才怪。   「給我拿回去!這以打計算的面具算什麼,我是答應過只戴你供應的面具,不過這個數量是在揶揄我嗎?!」   「答應過就要照做!每天起床請心懷感激的戴上它們!最好是這麼說『感謝黎深大人的海量,為小人準備如斯精美的面具,今天戴著這面具,一定也會有好運氣,最愛黎深大人了喔ˇ』效果一定最棒!」   「誰會說那種愚蠢的話啊?你知不知道羞恥兩個字怎麼寫?!」   「如果不知道的話,我怎麼有辦法在國試的時候以榜眼的成績贏你呢?」   當年的探花馬上語塞,紅黎深欠揍的笑了幾聲,彎腰捧起他細緻的臉仔細端詳了一會兒,然後滿意的離開。   「可惡……」   就是這樣,黃鳳珠每每都會輸在那人囂張的氣燄底下,關於那個約定,雖然自己不是背信之人,但那種約定沒有一定要遵守的必要的,只是當他知道這些技術日漸純熟的面具,毫無疑問皆是出自紅黎深本人之手,心中竟湧起無盡的蜜意。   …………啊,跟紅黎深相處久了,終於變得一樣瘋癲了。   美人忍不住苦笑。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